胡律师:13306647218

股权激励属于什么?上市公司股权激励应进入“常态化”

时间:2021-07-28 06:14:07

股权激励和员工持股计划是上市公司重要的利益共享机制是发挥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功能的重要制度安排2019年,深市上市公司发布了218份涉及371,570.05万股的股权激励计划,占总股本的比例平均为2.29%; 公布职工持股计划88份,涉及资金总额152.87亿元,涉及股数205,739.11万股,占总股本的比例平均为1.03%。

据统计,2015-2019年深市公司股权激励计划数量分别为161件、199件、280件、281件、218件,员工持股计划数量分别为281件、127件、164件、96件、88件。 其中,213家公司公布了多期持股激励计划,153家公司公布了多期员工持股计划。 股权激励和员工持股计划已经常态化,成为改善公司治理、提高员工凝聚力和公司竞争力的有效手段。

从各板块的实施情况来看,中小板块和创业板块的上市公司热情较高。 2019年,主板、中小板、创业板分别发布22张、78张、118张股权激励方案,员工持股计划分别为18张、43张、27张。

从行业实施情况看,技术密集型行业居主导地位。 2019年,深市公司以股权激励和员工持股计划前五位行业为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化学原料和化学产品制造、机电和器材制造、专用设备制造,共发出股权激励方案113件,共计51.83%件。

总的来看,2019年深市上市公司股权激励和员工持股计划呈现四大特征。

一是增长公司业绩,显现长期激励效能。 2018年深市实施激励计划的公司中,2018、2019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比去年同期为19.77%、10.99%,净利润比去年同期为-0.11%、17.15%,经营业绩和盈利能力均为深市。

二是回购股份实施数量增加,股权来源多样化。 新《公司法》弥补了允许员工持股计划、股权激励等6种股权回购的情况,上市公司回购股份用于股权激励和持股计划的热情高涨。 2019年,深市职工持股计划股票来源于回购股票的有55只,比去年同期增长358.33%。 股权激励股有37只来源于公司回购股,比去年同期增长208.33%,上市公司实施激励的股来源更加多样。

三是民营企业是主力军,国有企业推动提速。 2019年深市公布股权激励方案和员工持股计划的公司中,民营企业超过了8成。 2016年8月国资委发布《关于国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业开展员工持股试点的意见》,2016年11月国资委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中央企业控股上市公司股权激励工作有关事项的通知》,央企控股的股权激励效率进一步提高。 2019年,深市国有企业分别公布股权激励计划34件、员工持股计划12件,分别比2018年增长6.35个百分点、5.31个百分点。

四是外籍员工参与范围扩大,市场开放度提高。 2018年9月,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修订了《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管理办法》,将激励范围扩大到在国外工作的外国员工,进一步提高了外国员工的积极性。 2019年,深市公司公布的股权奖励计划中,外国员工63件,占计划总数的28.90%,比去年同期增加3.63个百分点。 其中,海外工作外国员工27件,占方案总数的12.39%,比去年同期增加5.27个百分点。

股权激励必须成为改善公司治理的利器

上市公司股权激励应进入“常态化”,必须成为改善公司治理的利器。 坚持以信息披露为中心的举措,推进上市公司合规,有效实施股权激励和员工持股计划,建立长期激励机制,为提高企业活力和利润提供保障。

股权激励属于期权激励的范畴,是对上市公司员工进行长期激励的主要方法之一,是常见的公司为激励和留住核心人才而实行的激励机制。 有条件地给予部分激励对象股票、期权等,与公司结成利益共同体,从而实现上市公司的长期目标。

必须优化规则体系,完善披露要求。 针对近年来上市公司和相关主体在实施员工持股计划过程中出现的高杠杆风险、大股东深度参与、持续信息披露不足、计划“股权激励化”导致的监管套期保值等情况,披露了资金来源、股权来源、股权管理机制及会计处理

必须及时关注咨询,维持市场秩序。 对方案不符合相关规定、实施程序不符合规定、实施折扣涉嫌利益输送、持股计划“股权激励化”、前后期业绩指标无法比较、考核指标设置随意等事项,进行重点关注和咨询,提出方案每年共发送55封关注函、询问函等各种信函。

必须坚持服务,提高合规性。 举办系列股权激励研讨会,组织上市公司代表、监管部门、市场机构专家就绩效考核指标调整、终止方案信息披露等问题进行研讨会,指导公司合规工作的开展。 通过董秘资格培训、财务总监培训、董秘后续培训、行业沙龙等综合培训项目,为上市公司开设相关课程14次,包括股权结构设计、IPO股权运营、实务操作、会计处理、公允价值计量、信息披露、税务筹划、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等

上市公司股权激励应进入“常态化”